讀《追風筝的人》有感

發布日期:2019-12-16 信息來源:企業文化部 作者:金林 字號:[ ]

借著公司開展主題教育的契機,項目部建立職工圖書角。購買許多政治理論、經典著作,爲全體職工提供了一個閱讀及學習的有效平台,這也讓許多和我一樣酷愛閱讀的職工能繼續讀原著、學原文、悟原理。在這裏,我終于有機會拜讀《追風筝的人》。這本小說太令人震撼,很長一段時間,讓我所讀的一切都相形失色。文學和生活中所有重要主題,都交織在這部作品裏:愛、恐懼、愧疚、贖罪……

小說講述了12歲的阿富汗富家少爺阿米爾與仆人哈桑之間的友情故事。阿米爾自幼喪母,但有一個經曆相同的仆人哈桑和他情同手足。哈桑對阿米爾忠心耿耿,他總是無條件的信任跟包容阿米爾,在阿米爾遇到困難與危險時也總是挺身而出,替朋友赴湯蹈火。但是,缺乏安全感的阿米爾嫉妒父親偶爾對哈桑表現的親昵、不屑哈桑目不識丁卻對文學的追求、不滿哈桑一針見血的指出自己作品的漏洞……他清楚的意識到,自己從來沒有把這個出身低賤,不辨菽麥的哈桑當成真正的朋友。

他們注定不是一類人,事實上也確實如此。地位上他是主人,他是仆人;民族上他是普什圖,他是哈紮拉;宗教信仰上他是遜尼派,他是什葉派。從他們出生的那一刻起,他們的命運就被形形色色的標簽所分隔,盡管他們曾經看似是親密無間的朋友,盡管後來阿米爾知道他們居然擁有同一位父親。盡管如此,他們還是要接受宿命的安排,承擔童年抉擇如何影響成年生活。

在阿富汗的冬天,每年都有賽風筝的傳統。按照慣例,追到最後被擊落的那只風筝是勝利者無上的榮耀,哈桑聰慧靈敏,總能知道風筝下落的位置,是個名副其實的追風筝能手。1975年那個冬天的賽風筝卻讓他們的友情走向了終點。那次的比賽,爲了博取父親關注的阿米爾終于過五關斬六將成了冠軍,照例由哈桑去追風筝。阿米爾知道哈桑定能順利完成任務,一如過去的十二年那樣,他滿心歡喜地等待哈桑爲自己追回戰利品,然後班師回朝向父親證明優秀的自己。然而這一次哈桑卻遲遲未歸,不得已他只好出去尋找。可卻在找到哈桑的那一刻退縮了。原來此刻的哈桑正在被曾經欺負阿米爾的以阿塞夫爲首的富家少爺挾持,逼迫他用那只風筝爲代價換取此次的安全離去,哈桑拒絕了這個交易。接下來發生的一切,本來阿米爾是可以挺身而出阻止的,就像哈桑過去無數次爲他挺身而出的那樣,接受一切可能在他身上發生的後果只爲了維護自己的朋友……但他沒有,他只是蜷縮在那個陰暗的巷子口默默注視著圍困在角落裏的哈桑被施以暴力與侮辱,在逃跑後還試圖說服自己爲了贏回爸爸,這只是哈桑必須付出的代價,盡管這不是一個公平的代價,但是哈桑,他不過是一個哈紮拉人,而已。

那次事件之後,阿米爾再也無法直視哈桑的眼睛,他的內心開始被自責與痛苦所煎熬,想到哈桑在追風筝之前最後說的那句,爲你,千千萬萬遍。這一看似簡單卻又十分沈重的話語,讓阿米爾對自己的懦弱和背叛再也承受不住。那是哈桑純潔善良的寫照,是哈桑挺身而出的見證,是哈桑忠志不渝的承諾。而他,阿米爾,已經無法接住這個沈甸甸的諾言。他倆必須有一個離開,毫無疑問,離開的那個人很顯然不能是他。在向父親提議把阿裏、哈桑解雇被拒絕後,阿米爾又在生日宴會後再次設計陷害哈桑,他汙蔑哈桑是偷拿他手表和現金的小偷,因爲他知道父親生平最痛恨的事情就是偷竊,父親會趕走他們……而他,會將過去一筆勾銷,重新開始。哈桑毫無怨言地承認了這個本不該承認的錯誤,直到那一刻,他隨即明白:這是哈桑最後一次爲他犧牲,一如過去一樣。同時也恍然大悟:哈桑知道。他知道他看到小巷裏發生的那不堪回首的一切,知道他袖手旁觀,知道他背叛了他,可他還是決定再次幫助他。他和阿裏明白,這裏已經不能繼續生活,唯有離開。盡管父親執意挽留,甚至苦苦哀求,但他們還是黯然離開了,也許會痛苦,但生活仍要繼續。阿米爾和哈桑就此別過,走向了各自的人生軌道。

隨著俄國入侵阿富汗,當戰火蔓延到喀布爾時父親決定帶著阿米爾逃往巴基斯坦白沙瓦,把家留給拉辛汗照看,父親最信任的夥伴、阿米爾最好的朋友。隨後父子倆又遷到美國,在這裏阿米爾順利地完成了學業、工作、成家,直到父親逝世。對他而言,平淡生活仿佛是遺忘往事的良藥,但只有他自己清楚,他永遠無法原諒自己當年對哈桑的背叛,哈桑,那個兔唇的阿桑,那個追風筝的人。

直到罹患絕症的拉辛汗從巴基斯坦打來電話,讓他回去探望他,說“那兒有再次成爲好人的路”。阿米爾最終還是回到了巴基斯坦,見到了病入膏肓的拉辛汗,他希望阿米爾能回到喀布爾解救孤兒索拉博,因種族歧視被殺的哈桑唯一的兒子。但阿米爾不願意,拉辛汗不得已說出了那些不爲人知的秘密,哈桑其實是阿米爾同父異母的兄弟。得知這個消息,阿米爾痛苦與悔恨,他那麽優秀的父親,聲明威望的父親,幹了他生平最痛恨的事——偷竊,偷走了阿裏的妻子,偷走了他和哈桑知道真相的權利……怪不得拉辛汗說只有他,也只能是他,去解救索拉博,他唯一的侄子。他沖出門去,在一個破茶館思量許久,終于意識到解救索拉博也許是最後一次贖罪的機會,爲了自己,也爲了父親。他,決定這一次挺身而出。

當阿米爾再次踏上阿富汗的土地時,目睹了滿目瘡痍的家鄉,戰亂不斷,民不聊生。在孤兒院卻被告知索拉博已經被一個塔利班頭目帶走,而頭目就是阿塞夫,那個侮辱哈桑的阿塞夫。可憐的索拉博已經淪爲一個被性侵的舞童,阿塞夫表示帶走索拉博的代價是和他了結那些陳年爛賬。阿塞夫又戴上了那個不鏽鋼拳套,輕松毒打阿米爾,不料索拉博用形影不離的彈弓打瞎其左眼,阿米爾和索拉博則趁亂逃出。救回了索拉博,卻因無法證明其是孤兒而獲得前往美國的簽證,他需要暫居孤兒院,那對索拉博而言無疑是一個噩夢的地方,他割腕自殺了,雖然未遂。可此時的索拉博卻因精神上的傷痛關閉了自己的心靈世界,唯有風筝——哈桑和阿米爾童年最喜愛的玩物,索拉博終于因爲阿米爾追風筝再次泛起一個不自覺的微笑,這一次,爲你,千千萬萬遍。由阿米爾說出口。他終于完成了心靈的救贖,追到了已漂泊二十六年的風筝,成長爲一個真正敢挺身而出的男人。

小說沒有華麗的辭藻,僅用平淡的字眼勾勒出家庭與友誼,背叛與救贖。阿米爾和哈桑所放的風筝,象征了父與子、兄與弟、種族之間、階層之間、個人與國家之間脆弱的關系,也象征著美好的個人品格,正直、善良、忠誠……何爲追風筝?于哈桑,他追的是風筝,也是對友誼的忠誠;阿米爾追的是自我救贖,追逐那條再次成爲好人的路;父親追尋的是對過去錯誤的彌補和解脫;于阿富汗而言,大抵追求的是種族、階級的平等,國家安定……

于家國,看到書中因戰爭無比破敗的阿富汗,祖國和人民都處于水深火熱中得不到救贖,深深震撼和刺痛著我。爲他們感到悲哀與同情的同時無比慶幸自己生活在一個多麽幸福的新時代,這裏沒有戰爭、沒有饑餓……我們享受七十年砥砺前行帶來的繁榮昌盛、享受改革開放帶來的國富民強,享受社會主義新時代所帶來的思想盛宴,我們何其幸運能夠成爲中華民族偉大複興路上的建設者和參與者,我們將和億萬華夏兒女一起共同追逐著中華民族偉大複興夢那只巨大的風筝。

于你我,人非聖賢孰能無過,重要的是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可能過去或現在或未來,我們已經、正在、將要因這樣那樣的原因無可避免的犯錯。不要僅僅局限于懊惱與悔恨、內疚與自責,我們要敢于正視自己的錯誤,勇于彌補自己的過錯。過錯的結果只是暫時的遺憾,任過錯放任自流而錯過才是永遠的遺憾,所以不要因爲害怕和逃避過錯而永遠的錯過生命裏那些重要的人和事……更重要的是,我們要學會原諒!原諒那些過錯和陰暗、膽小與懦弱,原諒他人,同時也原諒自己。

所以人終其一生,到底在追尋什麽呢?

也許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風筝,無論它意味著什麽,讓我們勇敢的追。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友情链接:中华彩票网  139彩票  澳门银河在线平台  好运彩彩票投注  500wan彩票  pc蛋蛋幸运在线预测  南国彩票注册  皇冠体育平台  恒耀彩票登录  恒耀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