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裏的芳華

發布日期:2019-12-13 信息來源:企業文化部 作者:宋金聞 字號:[ ]

在文人雅士眼中,冬日是“夜深知雪重,時聞竹折聲”,亦或是“塞外悲風切,交河冰已結”,再或是“長安大雪天,鳥雀難相覓”。在雲南雖然幾乎看不到這些詩句裏的那般景色,但是“牆角數枝梅,淩寒獨自開”的景色足以讓人領悟一種無懼無畏的生命芳華。

或許冬日代表的是天凝地閉、歲暮天寒、寒風刺骨這樣的詞彙,但是體驗過屈原故裏四十度的高溫天氣,我還是喜歡冬日的蕭瑟,喜歡它的清幽,喜歡它的靜谧,也喜歡它的厚重。

作爲一個南方人,盡管沒有領略過北國“千裏冰封,萬裏雪飄”的風光,但是在雲南,冬日潛藏著獨特的芳華,婉約中透著幾分柔美。凜冽刺骨的寒風,葉落挺拔的銀杏樹,湛藍如水的天空,這些都是上蒼的饋贈給冬日的芳華,讓我們在曆經冬日的洗禮過後,以更加頑強的姿態闖過人生的風雨。

並不是所有的冬日都充滿著酷寒,對于紅嘴鷗而言,昆明的翠湖和滇池依然是它們心目中溫暖的地方。即使經曆了上周乍冷的慘烈,但是紅嘴鷗依然在滇池和翠湖間淩空飛舞、水面嬉戲,恰如其分的展示著它們的芳華。說到這裏,讓我想起了去年宜昌長江彼岸,至喜橋頭的冬日,那個幾乎尋覓不到春天和秋天蹤影的地方。

經曆過宜昌的四季,那裏夏天刻骨銘心的高溫天氣,讓我對冬日有了不一樣的熱愛。如今,再次想起去年七月走下宜昌火車站的那一幕,依然是我至今難以忘卻的記憶,我永遠也忘不了那火爐般的炎熱。或許只有經曆過難以想象的酷暑,才能懂得寒冷也是那麽的可愛。雖然宜昌的冬日比春城冷得多,寒風帶著濕氣直刺你的骨髓,但是相比四十度的高溫,我還是喜歡那樣的冬日,它有著城市角落、長江彼岸不一樣的芳華,也見證著城市建設者們的生命芳華。

對于我們這些一線的城市建設者,再刺骨的寒風也抵不過我們建設城市的勇氣和決心。早上的鬧鍾響起,經過簡單的洗漱和便餐,佩戴好安全帽,穿上工作服,系緊勞保鞋的帶子,不畏寒風肆虐,毅然奔赴到施工現場,抱著縱使“寒風虐我千百遍,我待現場如初戀”的信念,堅守住我們的崗位職責與使命。我想這就是“ag体育人”傳承至今不消不滅的魯布革精神,也是冬日芳華的最好見證。不僅僅是我們“ag体育人”,多少千千萬萬的建設者們,在城市、在深山、在大壩,迎著肆虐的寒風,堅守著他們的崗位,綻放著他們最美好的芳華。

沒有滿地落葉的落寞,沒有姹紫嫣紅的喧囂,一切歸于沈寂,卻多了幾分沈思,多了幾番蛻變,冬日是生命最好的洗禮季,也是最好的升華季!誠然,經曆過冬日寒風的浸潤,生命足以厚積薄發,足以在春暖花開之時凸顯蓬勃的芳華。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